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今晚开什么码结果 >
485 清君侧
发布时间:2019-08-21

  www.4444411111.com自他知王爷有五十万的西北军权,就明白王爷心里的抱负,这些年他在西北一再被打压,憋的心里难受,却一再忍,就是为了等这个时候。

  慕容岚情绪激昂,手握拳,转过身,看着萧珺玦,向头顶举过,“现齐王欺凌到楚王头上,我等绝不容忍。楚王身为孝景皇帝的嫡长子,安天下,责无旁贷。楚王应举起大旗,清君侧,除奸臣,恢复大周正统。”

  “慕容将军此言正和我心意,齐王谋逆造反,却反诬我父,杀害忠臣,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。”荣曜的手指甲扣在桌子上,心痒得他钻心,此时却是十头牛也压不住他了,窜起来大喊,“我附和将军,清君侧,除奸臣,清君侧,除奸臣。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,继而一个个举起手,声音由小变大,“清君侧,除奸臣,清君侧,除奸臣……”

  嘉州知州忽然站起来,面色铁青,因恼怒而脸庞扭曲,指着众人,“你们……你们这群乱臣贼子,是想造反,你们早就有预谋要造反!”最后手指指着萧珺玦,“你……你早就包藏祸心,是真真正正的野心家,乱臣贼子。楚王,你狼子野心啊!”

  一刀剑光闪过,赵劲刀已出鞘,直指嘉州知州,然后手臂一挥,一刀捅进胸口,当时毙命,众人惊呼。

  刚才还心有犹豫的人,见到嘉州知州死状,赶紧站起来应和,“清君侧,除奸臣……”

  段宠见萧珺玦沉默不语,道:“王爷还犹豫什么?开祖皇帝制定法章,分封藩王,是为亲情,为子孙延福。而齐王却罔顾亲情,擅自削藩,残害皇亲,实乃天地不容,楚王不应再顾及过多,您多顾及一刻,大周的百姓就多在水深火热中多待一刻,为了百姓,为了大周的天下,王爷,您决不能坐以待毙。”

  慕容岚直接跪下,拱手道:“请王爷为大周万千百姓考虑,出兵讨伐奸佞,正肃朝纲。”

  他手臂一展,道:“诸位请起。”待所有人起来,又道:“诸位所言,触动本王。”

  叹一叹气,显得无奈至极,“想我皇叔襄王,一向循规蹈矩,爱民如子,从不曾有任何谋逆之心,却被齐王以莫须有罪名削去亲王。廉王皇叔更是可叹,他一生廉洁,高风亮节,却落得被逼自尽的下场,全家也都被贬为庶人,流放到宁古塔。”

  萧珺玦似眼中含泪,禀一禀气,继续道:“今日,齐王与柳太后又来逼迫本王,外面已被数万士兵团团围住,本王深知,今日若不反抗,列为藩王就是本王的前车之鉴。组训云,朝无正臣,内有奸恶,必训兵讨之,以清君侧之恶,以正朝政纲纪,保社稷安危。”

  萧珺玦转过头,牵住荣昭的手,“为保家人安宁,保益州百姓安稳,保大周百年基业,本王也只能——”他的眼神如昼夜的明星,点亮一屋子的光,“出兵讨伐,以正国之根本。”

  荣昭凝着他的面容,心潮澎湃,在她的眼中,已不止是在等待多年的事在此刻实现,而是站在这的这个人,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睥睨天下,唯我独尊的气势令她更为心动。这是出于女人本能的对一个男人仰慕,这种仰慕让她觉得自豪。

  夜鹰之前已查看了一番,回道:“大约有一万的人马,在外领兵是镇西将军耿精武——”瞄一眼孟念慈,“和参将鲁忠。”

  孟念慈眉心紧紧蹙起,神色冷峻,“没想到鲁忠竟然背叛王爷,是下官失职,请王爷责罚。”

  “怪不得一万的人马进城本王没有收到线报,原来是有内应。”萧珺玦朝着孟念慈摆摆手,“与你无关,是本王疏忽他了。”

  鲁忠是孟念慈手下,算是最得力的下属,二十多岁的时候就跟随他,至今已有十年。这十年来,孟念慈不断提拔他,让他从一个小兵到现在的参将。

  今日是他当值,孟念慈很信任他,所有军务都交给他做。没想到他竟然带着兵来包围楚王,真是枉费他多年的栽培。

  夜鹰道:“现在府里只有八百兵,可外面有数以万计的兵马,想出去调兵也是不可能的,该如何是好?”

  通报的人道:“王爷,外面有人在喊,限王爷一炷香的时间开门放高大人和世子出来,不然就硬闯进来。”

  “不好,”荣昭出言,萧珺玦看向她,荣昭笑得风轻云淡,“既然想进来,就让他们进来。”

  荣昭知耿精武为人自大,一向目中无人,刚愎自用,号称自己天下无敌,无所畏惧,是个有勇无谋的武夫。

  他让人将高兴龙等人的尸体拉下去,将水榭重新清理干净。又让夜鹰穿上高兴龙的衣服,坐在自己身边,又让人拿出千两黄金,送出府外予耿精武,并请进来一同饮宴。

  耿精武见钱眼开,满眼瞳仁映着黄澄澄的颜色,他那么自以为是的性格,自然而然就以为是楚王在巴结他,还哪管什么鲁忠的劝说。

  直摆手,“本将军武功高强,楚王能耐我何?我看是高大人喝酒喝得高兴,被好酒给耽搁了。也罢,不差这点时间,就进去喝几杯去。”

  耿精武摸了摸金子,心里那个美啊。他是武将,平时油水少,更别说是黄金千两。

  鲁忠却知并不简单,下马拽住他,“耿将军,您不能进啊,这一定是计,您可千万不能进去啊。高大人这么长时间没有出来,或许已经被害了。”

  请人的是夜枭,他冷笑一下,“鲁大人,你是因为王爷没有请你而心生嫉妒吗?如若不信,可以到里面一探究竟,看高大人是不是在里面饮酒。或是耿将军要是胆子小,走到哪都要人保护,就多带些人,几百几千人,我们王府也装的下。”后面他就是给耿精武使激将法了。

  这一激,耿精武还真是上当了,“本将军还用人保护?你也太小看本将军了!走,给本将军领路。”大步就走近王府,只跟着几个随从。

  夜枭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笑容,看了一眼鲁忠,让门侍将门关上,在门只剩下一点点缝隙的时候,那阴冷的眸子让鲁忠不禁打了一个寒颤。

  耿精武大摇大摆的往里走,顺带还欣赏一下楚王府的景致,边看边评价着,“你们楚王府还不错嘛,虽比不上长歌城齐王的王府,但比我那将军府好多了。”

  “是吗?那我还真想知道齐王的王府到底有多气派。”夜鹰负手跟在后面,神色阴冷,且让你嚣张一时,很快,你连嚣张的命都没有了。

  清逸文学网致力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免费&良好用户体验的小说阅读平台 所有资源均抓取自互联网 如有资源侵害了您的权益 请联系清逸文学网删除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